枞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107|回复: 0

[原创] 【金种子征文】金种子酒征服了父亲

[复制链接]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6-5 09:5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2 a' }  V/ P5 g& l6 y3 J: x' D
    父亲是泥工,今年五十七岁。他砌墙、粉刷、贴磁砖等与泥工沾边的事,无不样样精通。他不抽烟,但好酒,不是一天三顿,而是酒壶随身带,口渴了就打开酒壶喝几口,不分场合,不论次数。
    这些年,人们有钱了,建房风潮一浪高过一浪,不仅多,装修也越来越讲究。父亲手艺好,不偷奸耍滑,请的人就多,一年四季怎么忙也忙活不过来。他不抽烟,但喜欢酒,不是一天三顿,而是酒壶随身带,口渴了就打开酒壶喝几口,不论次数。他喝酒不用下酒菜,请他做事,熟悉的人,都会在他的工作间摆上一碟炒花生。酒呢,你不用操心,他从家里自带。有些主人爱客气,或者说,明知他喜欢酒,不拿出来招待不好意思。可是,无论你拿出的是什么样的好酒,他都会毫不客气地拒绝:“你拿这劳什子出来干嘛,碍手碍脚占地方,赶紧拿走!”
    好酒而不喝人家的酒,父亲不是特别爱客气。烟酒待客,是老规矩,乡亲邻里,你即使没为人家做什么事,只是日常串串门,主人拿壶酒招待,也是很平常的事,没什么好客气。因此,说白了,他不喝,是压根儿瞧不上人家那酒,哪怕你的酒买得再高档,在他心目中也不值分文。他喝酒,只喝自己亲手酿造的。
    说到父亲的自酿酒,还真是不同一般。父亲酿酒所用饼药(酿酒用的酒曲),是祖传秘方,由八十多味中草药加麦麸配制发酵而成。当然,光凭这一点,就认定他的酒天下第一,别人肯定不信。毕竟,为了赚钱,他制作的饼药也经常卖给附近习惯酿酒的乡亲邻里。予人方便,自己方便,他的饼药好,人家需要,他呢,也需要人家的钱,互惠互利,何乐而不为?问题是,别人拿了他的饼药,能不能酿出他那样的好酒,可就难说了。我这么说,并不是父亲所用的饼药,与卖出去的有什么不同。天地良心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他卖饼药赚钱,赚的是正当钱,那种掺杂使假的昧心事还真做不出来。他酿出的酒好,除了饼药正宗,原料也很地道。当然,话说回来,同一个地方的人,他有的原料别人也有,无外乎是稻谷,高梁,玉米一类。要说差别,只是搭配比例上的不同。别人酿酒一般只用一种或几种原料胡乱搅和,没个准数。他的却不仅是三种原料齐全,搭配比例也是斤两不差(具体配比我还没请教过),不能有丝毫变更。另外,熟悉的人都很清楚,他与别人最大的不同,是酿酒时间——毎年固定只选重阳节这一天。重阳酿酒桂花香,前辈传授,每年只有这一天,酿出的酒方称上品。
    为了保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断酒,父亲特意拿出一间大房子,专门摆放酒缸。一到重阳节,他就从午夜子时开始,到第二天子时止,整整二十四个钟头,不睡觉,除了喝酒,多少吃点饭菜,其余时间总是不停地蒸饭配料装缸,忙得不亦乐乎。以后,原料发酵退凉,他又一缸缸加盖密封,直到家里的酒没了,才开启一缸蒸馏饮用,其他的继续封存,到需要时再蒸第二缸。这样封存出的酒,那个香呀,一闻就让人直流口水。
    父亲的自酿酒神话被打破,是出于一次偶然——这一天,父亲被本村一户人家请去商量建造别墅的规划。主人叫刘道生,年纪同父亲差不多,是他小时候的玩伴。不同的是,刘道生这些年经商发了大财,如今是本市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酒类产品总经销,不缺酒。晚饭时,他特意拿出一瓶该公司生产的10年金种子酒招待父亲。不必多问,父亲照例是大手一挥说:“你那叫什么破酒,哪有我自个儿的香!拿开,我不喝!”
    对于父亲的老习惯,刘道生是很清楚的,当然不会在意他言语上的冲撞,而是哈哈大笑说:“老弟,你的酒好不假,可未必就是天下第一吧?来,你尝尝我这个,如果感觉不行,尽管当场连瓶砸了,行吗?”父亲一怔,反问:“你的酒真有那么好吗?到时候,可别怪我无礼啦!”主人又是一笑说:“看老弟说的,如果这酒真不行,自己吐出的唾沫,我还能舔回吗?”父亲犹豫了好一阵,才狠着劲,勉为其难地点头说:“看你说得如此神乎,我就破个例,领了这情,来一小杯!”
    不想,刘道生刚刚启开瓶盖,就有一股神奇的酒香直往父亲鼻孔里钻。他一惊之下,看着杯满,不等人家一个“请”字出口,就迫不及待往嘴里送。一杯酒喝下,他顿时感觉从舌尖到喉咙,再到五腑六臟,都有一种妙不可言的香醇,舒坦。不等主人动手,他顺手夺过酒瓶,接连倒了三杯喝下,才竖起大拇指,发自內心赞叹:“好酒!我今儿个真是大开眼界了!”
    从刘道生家里出来后,父亲一路走一路想着那酒,越想,心里越不是滋味:天下居然还有那么样的好酒,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都是靠什么奇妙的方法酿出来的?真是不怕不识货,只怕货比货!说句内心话,同人家的东西比,我那酒还叫酒吗?
    就这样,父亲神思恍惚地走入家门,就仰倒在床上,再也懒得动弹——如此沉重的打击,他哪能受得了?我和母亲慌忙上前,问他这是怎么啦?他躺着老半天没吭声,直到我准备找车送他去医院,才猛地憋着嗓子大吼:“医什么院?你赶紧去网上订票,陪老子上安徽阜阳,无论用什么方法,都得把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那酿酒秘方给学回来!”我一怔,沉默了好一会,才小声回答:“爹,您没搞错吧?您那小小的家酿酒,还舍不得把酿造技术传出去!人家金种子集团那酒,曾经连续六年位居全国同行业前十强,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十大名酒之一,那种传统工艺加现代科学完美结合的酿造技术,能随随便便想学就能学得来的吗?
    明知我的话很有道理,父亲心头一股懊恼却难以平息,只得转换话题,大声斥责说:“你那书都是怎么读的?学不来技术,就不能想想办法找找关系,拼尽全力去人家那儿捞个总代理总经销什么的当当!”
(作者:徐冏)
3 I, m3 T* o8 i# I* R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枞阳网 ( 皖ICP备11017286号-1
皖公网安备34082302000111号 版权所有:枞阳县天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GMT+8, 2018-6-24 15:0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