枞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天天快乐

[小说] 茅庐梦【长篇连载】待续

  [复制链接]

classn_11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2-14 06:24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天天快乐 于 2016-12-14 06:25 编辑
5 [2 p3 a" B4 s8 t* S! p& l/ e5 S5 s8 h
       七 王和尚$ A2 I( {3 p/ r9 |- g4 p
+ X' _  ?$ t1 i* `& H- l- I
东乡民歌:手扶拦杆( X- @9 x8 y. j  ^6 L/ q* S; L
  手扶拦杆口叹一声啰,干妹妹有言,哥哥你记在心啰。一路鲜花,你别采哟,行船跑马你要小心。干那哥子哎,谁是你的同心合意的人啰。
( }- Z+ X" K6 F  I- V
  王和尚每天都到场,辅导徒弟们练武。开始,在场的时间长些,后来,他只指导个把小时,自己就离开,让徒弟们自练。每场时间大约四小时左右。
3 E3 P3 C8 V5 @- o, Q" i1 o  早在解放前,这王和尚还是单身的时候,和堂兄王石匠家里的(老婆的一种称呼)有染。那王五二便是他的孩子,现在家庭稳定了,自己没个一男半女。就想把儿子认回来。这事虽然有些人猜疑,但碍于村子的团结和人情面子,始终无人说破,他自己,更了不敢当众承认,一直闷在肚里。3 M( L- y4 q) b0 \; p
  王石匠现有四男二女,家在村西高塘边上。再向西,就是坡上的马路。这天下午,王和尚给徒弟们指导了一番,便捧个茶杯,直接来到王石匠家,王石匠正在打草鞋。一见王和尚,连忙起身招呼。两人分坐到大桌的两旁。
" h: @+ ]; _) f" w* U  E  H+ `6 X) `  “王队长来,有什么好事哉?”王石匠先开口问话。& K) a0 {! {2 Z( O
  王和尚眯了眯小眼睛,咂咂嘴巴,然后开言道:“这事吧!我想了好多年,原指望,我家里的能生个小伢,这个,谁知这么多年,还真的不生了。前几年吧!大荒,又是大炼钢铁什么的,四处奔波,这个,一直没有提起。”王和尚喝了口茶,望着王石匠,正要接着说,就被王石匠打断了。3 Z/ j9 f6 `& _7 ?+ Q& h) r
  “你就直接说吧!”因为王石匠知道,他要说什么。因为五二子,长得不象自己,作为男人,他早已感觉到了,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。也就搁在心里。一听王和尚说,家里的不能生育之类的话,就识破他那花花肠子。8 Q4 l( o& ?- X+ T' i- _' F: ~
  “那我就说了,你家吧,这个吧!孩子也多,小二子,这个,十七了吧?!这个,你大的马上就要成家了,小二子,这个,也跟着来了。这个,娶亲分家,也是一大负担。这个,你把小二子过继给我吧!”) U9 S5 b( _& R" B! n$ A; ^
  王石匠正中下怀,这种话,他只能让王石匠自己说,他不可能直接把小二子送给他。王和尚说的,也符合族规祖训。于是说:“你提出的,那不是一句话,可是小二子,我毕竟养他这么大,从感情上,真是舍不得。也不能随随(方言音qì)便便地,就把小二子送到你家去吧!”1 k( Z* N+ u2 F1 ~; e
  王和尚心领神会,很客气地说:“那是,那是,我做的,一定让你看得过去,这个,以后,我不会亏待你家的。”王和尚喝了口茶,又小声地说:“今晚,我要到大宋庄去开会,这个,可能是讨论拆队,这个,和分田地的事。这个,也可能要分点自留地了。”
+ ~' n$ M  d# {$ [9 I3 y  “如果真的分自留地,量地时,你要关照点哦。”2 y, H% _7 W, |6 ?2 c
  “这个自然,这个自然。”王和尚连连点头。
" N+ e& L/ L$ q  k7 Z3 n( R" J4 B% g  于是,两家约定,腊月十八过门,今天是十四,离十八还有几天,正好可以做五二的思想工作。" `0 k$ \8 b( U5 ^/ ]1 w
  王和尚离开石匠家,一想,今晚有会,那骚瘾又犯了,原来,范圩有个王八头子(王八,指妻子偷人的男人。)姓左,是个二货头。家就在马路边上。老婆是用妹妹(音:tiǎo,换的意思。)来的。这女人,长得还不丑,嫌弃丈夫二,就与野男人乱搞关系。由于搞的人太多,有个白讲(有幽讽的意思)的人说:“她啊,如果把睏过男人的屌割下来,足足一大鼓箩。”,因此。人称“一鼓箩。”王和尚也在数。他想趁今晚开会,回来时搞她一下。这样想着,觉得有必要先知会一声。他信步走上坡,再往北走,不到一百米,就来到王八头子家。正好王八头子不在家。他直接了当地对一鼓箩说:“晚上,我有会,回来时我俩来一下子,你别早早上床噢!”* J  k8 s9 {4 p$ |
  “你个野和尚,别寡手(意即空手。)人来也。”一鼓箩笑嘻嘻地说。
$ ]. C$ G8 g* z4 \- l$ ^" N# a- ]  王和尚也嘻笑了一下。就出门走了。
3 D! _' J' d' L4 ~  p. U  说起来,这一鼓箩,也是个命苦的女子。她今年三十出点头,已经有四个孩子了。丈夫是二货,不能养活家小,她不得以,也算是卖身吧!才做这些营生。她做姑娘时,有一个相好的,当兵去了,答应回来娶她。可是,父亲为了给弟弟娶亲,非要她嫁给这个二货。所以,她被迫挑亲,也就破罐子破摔了。只要男人带三个鸡蛋,两块钱,一条鱼,至少半斤黄豆来,她也陪男人睏觉(音gào)。有时候,她也恨自己,为什么堕落如此,惹得人家叫她“一鼓箩”。她也曾想过收敛,可是当男人带着东西来时,她又忍不住。听到别人背后叫她雅号时,她也佯装没听见。她睏野男人,是有选择的,那些和他男人一样二的,甭想上门。大宋庄有个寡汉头子,又麻又癞。也想追她。她戏谑地说:“你拿一百块来,老娘就输个下气。”谁知,那个寡汉头子,竟然节衣缩食,整整五年,终于攒下一百块。睏了她一回。仅仅一回而已。) B2 b1 a* P6 D
  再说王石匠,等王和尚走后,就和老婆说:“你到大天屋,把小二子叫回来,冇日子了,必须和他说好。他要是不干,这事就在你身上了。啊。”这王大娘二话没说。就去把正在练功的小二子,叫回家来。小二子在水缸里舀了一瓢水,一口气喝完。说:“把我叫回来做么事哉?”$ A1 z9 `5 H% n) O# t1 m
  “小二喳,刚才,你和尚大爷来求我,说没人继承香火,要收你为继子,腊月十八办手续过门。我和你娭毑都同意了,你就到他家过好日子去吧,我家人口多,穷够了。”+ b& L- w8 k) z% l: @6 P
  “金家,银家,抵不上我的穷家,我不干。”7 Z1 g+ j9 }' g! E5 X
  “怎么,大了,不听话了?”2 ~6 J0 T/ U9 X& ?
  “弟兄四个,为什么我去,我大了,能够干活报答你二老了。凭什么我去。那和尚想的倒美。”
, Z  b$ K" }- s  “人家看上你了,再说,你和你大哥,两头亲都要说了,这年头,我有多少钱给你们俩娶亲。你去吧,说不定,你和尚大爷把你老婆都说好了。”6 y2 H* U  Y, ?+ _& n0 ?; a) i
  “不干,就是不干,你们怎不能把我绑去吧!”
+ ^8 U1 I4 q  t( r3 V# z& x  王石匠见说不动他,示意王大娘。王大娘点头。王石匠借故出去了。8 T: a6 P" r1 N) }
  这边,王大娘把小二子,叫到房里。小二子莫明其妙,不知道娭毑又要说出什么话来。心想,大大都说不动我,你也甭想说动我。; X: H# m% F  a
  王大娘话语未开,先抹起眼泪来。+ J1 _$ K* |  f" n" s5 G* s
  “娭毑,怎么搞的,有话就直说嘛,哭了叫人难过。”
, m: V4 W" b2 b" D0 G( R6 n  “儿啊!”王大娘把王和尚怎样硬来,怎么伤害自己的过程和盘托出。(这里,王大娘却说了谎,她倒是半推半就的。那时,她真的喜欢王和尚。)
- T/ Q, i7 t, ]& E- c  小二子听到这里,只说了声:“让我好好想想。”就径自出门走了。4 ^+ E6 L4 \# [8 K, j5 Y9 }& e
  小二子漫无目标地走在马路上,也不知往哪头走,忽见路边的松树林,才知道是村南的大朱庄。他索性走进树林,坐在一棵树下。
/ D7 N! G! s; I: p6 U3 q  王和尚,他的师傅,他的队长,他不愿意想,他的那个,反正,此时的王和尚在他眼里,变得狰狞可怕,他幻想着,他怎样地强暴她娭毑。而她娭毑又是怎样无奈地呻吟着。他狠狠地揪住自己的头发。紧咬着牙,他很想大哭一场,又怕被人听见。他眼前模糊了,仿佛有许多人在问他:“你是哪家儿子?”他双手捂住耳朵,耳内嗡嗡作响。; N* T! Q8 t! |$ W
  这场雪,还没有化尽,身边草地上,白一片,枯一片。这风,好象和他作对似地。突然就呼呼地刮起来。吹得小树林呜呜地响个不停。把枝条上的残雪,摇落在他的头上,身上。他打了个冷颤。
% _1 T& h. m+ i 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,觉得脸上又发烧,随手抓了把残雪,在脸上擦了几把。头脑好象又冷静了些。他卷起袖子,望着自己的双手。青筋暴起,这里面流淌的,是那王和尚的血。这是不能以他的意志而改变的。所以,王和尚要他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他恨王和尚,为什么不趁他年幼时领过去,那这一切,就早过去了。
1 A& l& x3 X& K6 j, {  他拍拍自己的头,他问老天:“这一切,怎么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?怎么就不是小四子,或者大妹呢?”是大妹最好,过两年就能嫁人,嫁了人啥事都完了。可惜,这也是不能随心而变的。7 l9 L/ B% o( u
  他又想起王石匠,这些年,再苦,再穷,始终没有把他当外人。辛辛苦苦地把他拉扯大。虽然没给念书,可大哥大妹也没念啊。人家哥哥喜欢欺负弟弟,可大哥从来都没打过他。做事总是抢在前,不让他受累。
5 N4 X$ K+ F" Y9 M$ m  娭毑,娭毑,他又气她,又可怜她,毕竟是女人,农村女人受欺负,是经常的事。同时,他又为她庆幸,她有个好丈夫。* S5 v7 T- W& Z+ y
  “小二子哎”,“二子哎”,一声声呼唤,传到他的耳内,他这才觉得,天已经黑了。他轻轻地叹了口气,懒懒地往回走着。
; ]) o0 t( Y* w  刚到村口,就碰到他娭毑。他没好气地说:“叫什么东西,叫啊!怕人不知道是吧!”他娭毑也不敢回嘴。跟着他回家了。
4 a* w/ n+ D+ H. v  Y, Q8 x  进门后,王石匠问:“怎么样啊?”' x$ ]1 b- u2 n  t; {
  他轻轻地说:“就那样呗。”也不吃晚饭,就上床去了。
" V! B4 y! n+ D7 O4 ^+ i2 d  五一子见状,就问王石匠怎么啦。王石匠说:“你和尚大爷,要我把小二子过继给他,我和你妈都答应了。小二子不大愿意。在生气吧!”* i: `3 r+ f, D$ C% L* A4 Y9 p* p
  五一子“哦”了一声,来到小二子床边说:“二子,我看,这也没什么不好的,又不离村,也不改姓,只是个名义,咱们还是好兄弟。他那边比我家好。你就依了大大吧!”& [3 F  J8 A1 H) r+ B, C
  “换你去,你干吗?你是怕我分了你的房子吧!”3 y8 J& U9 ?2 _
  “和尚大爷不要我,要我,我就去。这几分之几的房子,我才不稀罕呢,全给你。哈哈哈···”  w) o$ n* [$ x! @; _) D
  小二子紧紧抓住大哥的手腕,“你就会唱洋腔。”& O$ b9 u+ H5 g
  “好了,我把你的那份饭端来,你就在床上吃吧!”$ \  a  J" D# `, G8 K% f6 \
  小二子点点头。1 y% Q' {* {: T! }$ v
  再说王和尚,心里有只小猫在抓痒,巴不得会议早点结束。好不容易熬到九点多钟。一路小跑,赶到一鼓箩家,见堂行灯还是亮的,他睁大那双小眼睛,向四周望了望,见范圩的队长过来了,慌忙缩到屋后躲起来,不大一会,那队长就过去了。他还不放心,再向四周望了望,确信无人,就走到门前,敲了三下门。自己退到屋垛处。只见屋内的灯熄了,一鼓箩抱着破麻袋,悄悄地带上门。王和尚跟了过来,两人来到屋后披杉(利用正屋作为一方墙,按正屋倾斜度顺搭的小棚屋叫披杉)内。这里是放柴伙的,虽然天黑,但一鼓箩是熟路。只见她麻利地把破麻袋铺在草上。自己坐下,那王和尚按捺不住,上来就要脱衣。0 B0 ^1 K) i7 p7 x% N
  “死和尚,急什么,带点礼了吗?”
5 g" |+ z: T/ [, [. ]: {* q: h  王和尚塞给她两块钱。一鼓箩一手抓住,揣到荷包里。喘着气说:“别急,慢慢地,把老娘多摸会儿。”
6 G( S7 H3 R- P  王和尚一边摸着,一边说:“哪个小子是我的。”8 a2 [4 E' {4 v
  “不要脸,都是你的,让你领回家,你敢吗?”; _4 k: x# i0 Z" Z2 z0 {2 D
  “不敢,不敢,等他们大了,你告诉他们就行了,嘻嘻”. F$ H8 }. \2 O7 N
  两人云里雾里。
( Z! ?- q7 V9 T1 z1 I5 `+ \  巫云送雨润梨花,粉蕊含香灿若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