枞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天天快乐

[小说] 茅庐梦【长篇连载】待续

  [复制链接]

classn_11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4-26 19:1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天天快乐 于 2017-4-26 19:18 编辑 6 {* b) u$ H8 {9 p) L
, ?+ t/ n  J' r
          十八 文人相聚. Z9 n4 }! G/ B! o3 X/ i" ?; |
5 Q8 j: [8 H  K5 u$ \

1 A3 M5 Q3 d$ q6 C% n# f, Q# {: e 诗曰:
. k4 O: b! M2 A

5 @$ v; ~! R# Z  |5 ?* H朝朝仰望太阳红,岁岁蹉跎万事空。瑟瑟西风叶在抖,滔滔浊浪脚难清。        
) x5 v5 @7 @3 M) t1 j泠泠月下自怜影,沸沸声中谁为公。漠漠苍穹孤雁叫,茫茫雪里我成冰。
8 v5 V6 }! [6 G' c- y) @* T* t   
& J( K& C8 _; ^0 @! ^  V
    奶奶回无为那天,姆妈带着我一直送到余庄山头。临别时,娘儿俩又抱着哭了一阵。无奈,临要别时终须别,纵有深情也难留。在小爷的催促下,奶奶还是拄着拐棍,步履蹒跚地迎着秋风走了。姆妈带着我站在山头上,目送着奶奶前行的身影,直到奶奶和小爷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,方才抹抹眼泪,牵着我往家走。 ( K9 N# y; o5 @# A+ u
    光阴似箭,转眼又是冬天,也是兴修水利的季节。由于汪山冲稻田多,高塘和底下塘蓄水量又少,所以王和尚决定在汪山冲上头,兴修一个大塘,名为水库。修水库的关键是筑堤坝。用挖出来的黄土,剔除其中石子,再由石礳(音mó)夯实。石礳是王石匠制作的,上下面呈六角形,中间内凹成腰,用粗铁丝捆牢,粗铁丝均匀地固定了四个铁环。每个铁环上系一根麻辫子(用麻编成的辫子状的粗索)。其重量在一百公斤左右,须由四个劳力操作。
% ]0 T, i! E/ _. j8 O# I    小爷很会说顺口溜,因此打礳的劳作以他为首。这天,小爷和王石匠、生力青,王老小四个人在打礳。他们每人各抓一根麻辫子,听着小爷的口号,嘿哟嘿哟地上抛下砸,很是欢快。只听:“同志们加把劲那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小礳往上送啊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大家都弯腰啊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小礳甩得高哇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那年大跃进那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饿得人没有劲那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小礳甩得高哇!”“嘿哟嘿哟”“大埂就修得牢啊!”“嘿哟嘿哟”......  ^3 G. g& o& S# \+ I1 I6 C- F
    我们这帮小伙伴,谁也没看过打礳,都很好奇,纷纷聚来观看。小爷即兴发挥,高喊道:“小伢家都来看那!” “嘿哟嘿哟”“我们要加油干那!”“嘿哟嘿哟”$ y! a9 V! K$ k, w
    这时,从河底下来了一个人,大约二十七八岁,身上背着个布袋。走到正在抽黄烟的王和尚身边,操着外地口音问道:“请问这位大爷,哪个村子是汪家山?” 3 ~+ q/ t( @# }, O
    王和尚眯着小眼,打量着这位青年,似曾相识,但又想不起来,就说:“你是从乃里来的,到汪家山找谁?”“我是从普济圩农场来的,我要找生书记。”“是的,是的,这个,我好像见过你。”王和尚一指站在田埂上的我说:“小宝,你带他到你家里去。”那人回头看见我说:“对了,就是他父亲。小宝,可认得我了?”“不认得了。”我摇摇头说:“我带你家去吧!”“你可能是不认得我,我可认得你啊,曾经帮你打过蚊子。”他一面说着,一面跟着我向村子里走去。
, P4 {1 S# V9 w; P9 n/ E% L& ^, o+ ~    这人叫黄文举,太湖县人,出生于地主家庭,毕业于安徽师范学院。原是枞阳县政府的一位秘书,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无所不通。喜欢耍点小聪明。有一年春节,某位领导求他写副大门对。而这位领导是个好色之徒,他就借此机会暗讽一下。自作了一副对联:
上联:爬上双峰观景色 下联:挥开一幕探蓬莱  横披:无限春光
; n2 ?8 o  x- d& ?    这们领导是个工农大老粗,识不得几个字。高高兴兴拿回家贴了出来。后有人道破玄机,对联乃嵌“爬灰” 二字。这位领导气得七窍生烟,还未出十五,就把对联撕掉。对黄文举怀恨在心,伺机报复。他唆使另一秘书,平时注意收集黄文举的文字,如有牵涉政治的就呈报给他。/ L# O% z0 _' k# D
    那是一九五八年的初冬,黄文举办完公事,坐在办公室里喝茶,忽然心血来潮,一气呵成诗一首。
7 W2 h9 ]7 q2 D$ r2 o    诗曰:花落东风静,霜飞冬夜寒。探梅犹未发,何日是春天?
3 O! Q' [7 l* b2 o0 U/ @* N: s7 p    写完就放在办公桌上,出去方便一下。回来时就不见诗稿,他也没在意,反正四小句,自己已经熟记,回房间再写到笔记本上就是了。
2 \4 w" E, k; j: s5 E    这诗稿就被那位秘书拿走,上报给领导,硬说那东风是指三面红旗,因此这首小诗就成为典型反诗。是反对三面红旗,反对大炼钢铁的罪证。可怜小小的黄文举,百口莫辩。被发配到普济圩农场劳动教养。因此认识我大大。经常帮助我大大写点材料什么的。我大大对他也比较照顾。如今劳教期满,释放回家,此时的他,父母双亡,举目无亲,公职已被开除,无颜见故乡父老,特来投靠我大大。2 L7 D+ G2 S' b! j
    晚上,大大回家见到黄文举,俩人交谈了一阵后,大大就把他带他去拜见王和尚。有大大出面,王和尚当然是不推迟了,他想了想说:“就把队屋隔一间出来,这个,今晚你就和我家五二子睡一床。这个,户口问题,你老生要负责安上啊!”“有兆,就这么定了。”
! r; _0 n4 u% J" h    自此,这黄文举就在汪家山落户了。
7 T/ e- A. f0 w2 P( q    第二天,黄文举来我家吃早饭。到底是文人,他望着我家大门,指着大门上残留的几个大字问道:“这字是谁写的?”“是老先生写的。”小爷笑着问:“写得好不好?”“好字,好字,这小村子还藏龙啊!”" H$ t. f/ p  w/ Y8 F, H5 }2 I
    吃过早饭,他就要我带他去拜访老先生。我带他出门往东,绕过小果子家的屋垛,来到老先生家门口。/ h- O3 X, y- ~- W5 l
    黄文举进门拱手道:“看到老前辈大笔,知是世外高人,晚辈特来拜访。”$ m) N2 b# ^" j9 T1 U4 @
    “高人低人都是芸芸众生,老朽就是一凡人。请坐,请坐。”说完就给客人倒了一杯水,自己在椅子上坐下来。. n. x3 g; [  w/ A) f* Y
    黄文举随即坐到了长凳上,我就靠在他的身边。
8 ?. U5 B4 z* A$ n3 v   “晚辈姓黄名文举,太湖人,如今就落户宝地,以后常来求教,还望老前辈不吝赐教。”
9 v7 C( t" r1 B, x; W5 M9 w  “岂敢,岂敢,交流切磋而已。”
; w, X8 e- Z7 n2 M" X  黄文举仔细端详老先生,果然鹤寿松颜,仙风道骨,不同凡响。这等高人,不知来自何处,年轻时都做过些什么。又不好问其姓名,于是问道:“敢问老前辈,何处人氏?”“姓龚,名无名,胡州人氏。”文举领会,老先生不愿说出来处。无名即无姓名,胡州即胡诌。转而又问。“老先生高寿几何?”“人生如梦,何必计较高低”“前辈流落此地,难道不想与家人联系了吗?”“阿弥驮佛!行到水穷处,坐起看云时。善哉!善哉!” # _7 E( R) \# [" O: N4 E
    黄文举看见老先生家的医书草药,又问:“老前辈还精通医道啊!”“江湖郎中,谋生而已。”
# _) q% y# c5 O& _    这黄文举见老先生只答话,并不多语,知其锋芒藏而不露,只得打住问话,毕竟初次相见,不便多说,待日后交情渐深,再做道理。于是说道:“请老前辈借纸笔一用,晚辈打油一首,上呈老前辈。”
8 s+ g2 d& f& z9 {    老先生递过纸笔,黄文举一挥而就:初到汪山上呈龚老前辈  无轿无媒没奈何,含羞丑媳拜公婆。低眉不敢抬头望,只恐双星不湛波。; G  i. Y  l. `- K
    老先生接过一看,笑笑说:“很好,很好,小先生捷才。”“老前辈过誉,来日方长,告辞了,再见!”
6 _) U; [1 K+ ]/ [: C    黄文举拉着我出得门来,不想,老先生也出门相送,这还是头一回。
/ r/ S( Z* H& H, v/ z$ J    这两个落魄文人,意气相投。他们从不同的地方,漂流到汪家山。也许有相似经历,共同的命运,使他们成了忘年之交,此是后话。
    单说黄文举,仰望天空,乌云重重,一阵寒风吹过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他很迷茫,不知前途如何。老先生能靠医术,谋取生活,况且,他年高辈长,受人尊重,足以安度晚年。而自己年纪还轻,手无缚鸡之力,又无一技之长,舞文弄墨,在农村里也排不上大用场。何以成家?何以乐业?翩浮的惆怅,晃若细长的触角,肆无忌惮地钻入肌肤的毛孔,像藤蔓一样伸展,入心入肺地缠绕,让他深深地感觉到窒息,疼痛,无奈之后终于麻木。
+ y$ y! b* D7 `+ Q3 \+ U    回到我家,他用我的口琴吹奏起来。相较五三,他吹奏的乐曲,将人带离现实,走进他的心中,和他一起忧伤,剪不断,理还乱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/ C. C3 [" D. P  \) z) T8 c( U1 \    三爷是土砖匠,两天后,就把黄文举的房间隔出来了,还用石灰把墙壁四周粉刷一新。小爷陪着黄文举,到县城把他以前的生活用品,一应俱全,统统地搬来。黄文举还特地给我带来一件新玩具,一把铜制的雌雄宝剑,虽不是宝贝,却是他家祖传的物件。假如我收藏到如今,可能就是宝贝。它剑鞘长约四寸,上刻着鱼鳞纹,鞘内插有一对雌雄宝剑,金光闪闪,小巧玲珑,十分精致,正好,我耍厌了口琴,天天玩着宝剑,爱不释手,吸引了多少羡慕的眼球。  

2 Z* s/ H: u6 N) w# ?3 k    黄文举,一介文弱书生,怎经农活劳累。大大是大队副书记,分管大队综合厂。思来想去,说服其他干部,把他安排到到大队综合厂里,担任财产保管员。所有财产物流,都经他手,进出有账,贮存有数。
( y% u8 o9 f. D; a/ i1 D    而汪山队的账目,一直由前中心队会计代搞,现在有了黄文举,王和尚哪里放过,就叫他代搞。这点小事,他驾轻就熟,乐挣额外工分。
+ T. [# W0 j, z    此后,黄文举白天到综合厂上工,晚上就回家,时而来我家坐坐,时而找老先生聊聊。
( F2 Z2 h6 ^" T5 x+ E$ P: }# ?1 v    这黄文举,天生好记性,看过的小说,过目不忘。闲下来时,给人家谈文说古,这事被王和尚知道了,每天晚上,都邀请他到大天屋里去谈古(即说书),而全村的社员,吃过晚饭就惦记着一件事,到大天屋里去听古。说真的,不比后来刘兰芳说得差。由此一技,他的晚餐,几乎被王和尚家包了。2 x' t2 H: E* p$ {: t& i& i
    他博览群书,读遍所有的古典小说,什么三国,水浒,岳传,西游......他无所不通。我也喜欢听古,我的许多历史知识,就是从他的谈古中学到的。5 G7 f* _2 M( \
" y" E$ T6 T8 B9 A* X
    少年壮志爱登楼,而立偏偏志未酬。    - z7 ^' E, t9 t+ p1 @# s- F
    醉手推松松不去,栏杆拍遍恨难休。  
      
5 N' I" q4 `5 }" |8 S
: v# @  m& i; W% x5 a/ Z- m, G: D$ c) W1 }  W) }+ k# d
5 M+ j8 Z2 Y2 a6 C

' y4 J0 S; l1 S. e' t3 k+ n% A- z3 z; E) P' k: A8 u6 [

, t8 ?6 ]4 M$ ?$ b* E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4-30 12:40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天快乐 发表于 2017-4-24 18:51
! K: k$ g/ s7 g1 ]! j$ O谢谢版主鼓励,敬茶问安,。

3 }: e. `8 O' d9 _5 L又读了一遍。期待下文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3 17:38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春风习习 发表于 2017-4-30 12:400 [6 g: l! f/ P0 ^+ K
又读了一遍。期待下文。
- [, e) w9 m! X8 b) S: C
谢谢春风版主赏读,敬茶问安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5-3 17:4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 十九  风流的代价, A: g8 m! s+ U! S

2 a, U5 z; c5 N- B5 l0 k
* [0 I) j) B6 A" d
诗曰:* K+ ]0 I& B& g$ z4 u
    谁家池馆静萧萧,斜倚朱门不敢敲。
. U$ H1 E' l6 p  Z# Q( B    一段好春藏不住,粉墙斜露杏花梢。(南宋  张良臣)    6 V, P5 M% G+ f; J7 _' J* B# C
   
    这里的民风强悍,粗蛮,但也不失善良。淳朴的汪山村民,很快地接受了黄文举。他们没有读过书,却非常尊重读书人,他们比照老先生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