枞阳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771|回复: 4

[随笔] 东篱瘦菊之寸草心

[复制链接]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6-12 14:5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" Q- j9 `4 r' G* p. g! b/ h; ^
# M3 ?4 p$ `  @, d# M
+ M+ T/ t! K$ W
寸草心
* b7 r8 J' w3 l# S# t8 O
东篱瘦菊
   
    今天去买鞋,路过他的店,隔着马路,我想看清楚他在做什么。他戴着眼镜,低头系东西,想来该是三角带之类。他瘦了,背有些驼了,我能看到他颈子上的皮松垮垮地垂下来。买鞋回来,我到他的店里坐了一会。他居然脱下鞋和袜子,给我看他的脚。捏了捏,说到前几天肿胀的大脚指基本上消肿了,脸上才有了些许欣慰的表情。我问他要不要带他去市立医院,他居然答应了。
    30年来,他像康德一样,傍晚5点钟锁好店门,拎包回家,在老伴殷勤地“劝菜”下嚼着肉片,眯着小酒。好几次,看他喝到眼神透亮,我跟他说,“你看你气色真好……要是把酒戒掉呢,恐怕更好……”他难堪地干呵了两声,举起杯子给我看看说,“哪有好点点……只有5钱酒……我这哪是喝酒……不过是闻闻酒气……”可是,现在,医生告诉他,他得了通风,从此不能喝酒,也不能吃肉!
    前天傍晚回家,推开门,他一个人端坐在桌子边,剥桔子。慢慢地剥掉桔子皮,撕掉桔瓣上的筋,慢慢地塞进嘴里,皱着眉头,咽下想来是极酸的桔子。我说了一句现在想来不该说的话,“唉,老了,反倒喝也不能喝,吃也不能吃。“一瞬间,我真切地看到他的鼻子马上红了,眼睛瞬间濡湿,似乎什么东西快要滴下来。 因为,这句话,他常拿来嘲笑别人!
    我怜悯地看着这个老人,染过的黑发的也遮不住发根的白桩,怎么突然想起30年前在小学3年级的那件事?那时候,每个周六早操后都有一个班级表演节目,终于轮到我们班了。老师让我们表演诗歌朗诵,我居然也被选中了,每天放学后参加排练。终于要演出了,老师叮嘱,回去把校服找出来,好让上台的时候有统一的服装。我知道完了。果然,妈妈说,“衣服早就收起来了,你让我现在到哪里去找?我都忙得要死!”一大早,我就来到学校,蹲在地下装着不在意地划来划去,老师和同学找过来了,我硬着喉咙梗咽着说,“我妈……说……找不到……找不到衣服”,老师过来摸了摸我的头,同情甚至哀伤地看着我。我立马蹲在地上,像只受伤的小狗,嚎啕大哭。
     30年的光阴让一个叱咤风云的男人变成旧时光里那个脆弱的小孩!无怪乎民间常说“老小”、“老小”!
    妈妈好笑似的偷偷地对我说,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晚上,他居然哭了。白天他去了医院,医生告诉他,他得了通风,从此,于酒肉无缘!顿时,他面如死灰。
半夜醒来,老太太从他身上爬过去上厕所,一屁股坐到他的脚上,本来似乎睡着的他居然呜呜哭了起来,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,伤心里带着满腔的绝望,吵醒了隔壁睡着的7岁的侄女。总是和爷爷斗嘴的她看见哭得绵长的爷爷说,“你把爷爷的脚搞了?你怎么把爷爷的脚搞了?爷爷哭了,你肯定把他搞痛了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他居然哭了?什么时候哭过?是的,在20年前!那年夏天,高考分数下来了,发现又败走麦城的我索性“破罐子破摔”。早上,高兴几点起来就几点起来;晚上,看电视一直出现雪花点。很多次他想走过来,我立马摆出一副“谁劝老子,老子就跟他拼命”的姿态,他常常叹口气,摇摇头,走了。又到了9月份了。那天,快吃完饭了,他突然跟我说,“你去再读一年……已经这个样子了……”我摆出一副任其宰割的姿态。他突然把头窝在胳膊肘里,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,“你就听老子这一回吧……”我侧目看他,那是什么?是亮晶晶,亮晶晶的眼泪!他在无声地流泪!我早做好准备:他用充血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,然后咆哮出一串串让人寻死的念头都有的话语!在我的记忆中,不管看到谁,哪怕是他最喜欢的小孙子,他也总是一副气呼呼的表情。他吓着我了,过几天我去学校报名了。20年后他又流泪了!这次流泪,却是因为内心的极度恐慌和无助,不能喝酒,不能吃肉,那……还不如死掉!他把自己推向了一个很深的峡谷。
  得知他得了“痛风”,我只给他买了10斤苏打饼干,据说,对通风有很好的效果。他对身体很敏感,我们常笑他,“病在汤沟,家里扯吼”。 我不知道他得了“通风”后内心如何恐慌和痛苦,我也没有想办法减轻他的恐慌和痛苦。正如清末民初的中医药学者李庆远所说,“饥寒痛痒,此我独觉,虽父母不能代也;衰老病死,此我独当,虽妻子不能代也。”
    其实,我可以做得比现在好得多。为什么子女不能用当初父母对待子女的心对待父母?我可以把痛风患者该吃的东西和不该吃的东西,画下来或写下了,贴在厨房的墙上,让妈妈记住;我可以每天去店里,说几句讨他欢喜的话,这些年着实害他为我担了不少心。
     有个小故事,一直盘绕在心头。有个孝子挨了母亲的打,偷偷地向隅而泣,别人很奇怪,因为他从不因为挨打而哭,就问他原因,他说,“妈妈以前打我,我感到痛,现在妈妈打我,我感觉不到痛,妈妈肯定年老体弱了,所以我哭了。”如果,他还用充血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,发疯般地咆哮,我的心会冰凉透顶,但,绝不会像现在,面对他的苍老,我手足无措。
     他居然陪我出了店门,算是送我?临走前,我说,“给你买本书吧。”他居然沉吟了一下没反对。晚上回来,上了当当网找了一阵,一个书名扑入眼帘:《五分钟远离痛风》,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决定买下它,因为这个名字会给他一种暗示。突然想起《仙剑奇侠传》,邪剑仙被茂茂的肉香迷住了,说:“只有纯粹的灵魂才有如此纯粹的肉身”,这句话用在如鲁智深一样的他身上最贴切不过的。
    危地马拉诗人阿斯图里亚斯说:“种子用秘密的钥匙把坟墓打开,我的父母永远活在风、雪和飞鸟的心中。”我不要把他一个人留在黑暗里踽踽独行,我要把他从那个幽暗、禁闭、无人注意的峡谷里拉出来,就像当年他牵着我的小手给我买了一根油条哄我上学。我要手鞠一把清泉,洗濯他干渴的双眼,让他的衰老躲藏在光明之后!
& Y+ d" i; t# v0 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6-12 18:23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深深的爱,感动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6-12 18:52:4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描述很感人!通风痛风统一起来,是同一种病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6-12 19:2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想到了我爹了,好文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classn_11

发表于 2017-6-13 07:4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父亲节之际,读到这篇文字,内心充满感动。
6 m8 ~$ i6 w7 O0 A8 e8 `1 u( J我周围有许多人痛风,而且年纪并不是太大。似乎除了平时饮食注意,发作时吊水之外别无他法。有人吃七十元一粒的进口药,有人说痛时吃一粒小苏打。但都是只能缓一时之痛,而无法根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枞阳网 ( 皖ICP备11017286号-1
皖公网安备34082302000111号 版权所有:枞阳县天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GMT+8, 2017-12-17 06:4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